真钱娱乐公司|真钱娱乐城注册送金
魯中書畫藝術網 官方微博: 新浪微博:魯中書畫藝術網   搜狐微博:魯中書畫藝術網
會員注冊 會員登錄 網站幫助 意見反饋 員工認證 加盟我們 廣告投放  
 
公告

  名家題贈展示區


2018《東方藝術·書法》“當代書壇20家” 提名:龐現軍
發布者:liangqingfu  發布時間:2018-12-07  閱讀次數:279次

《新華在線網》祁成志

開幕時間:2018年12月22日14:28分

展覽時間:2018年12月22日-2019年1月8日

展覽地址::江蘇省宜興市文化館

主辦單位:《東方藝術·書法》雜志社

中共宜興市委宣傳部

宜興市文聯

宜興市文廣新局

承辦單位:宜興市書法家協會

宜興市文化館

宜興市美術館(書畫院)

協辦:江蘇省宜興紫砂工藝廠

大興安嶺呼瑪河酒業有限公司

學術支持:江蘇省書法家協會

媒體支持:遙襟藝術在線 墨池 書法頻道

湖上子瞻 品圖文化 博山美術館

策展:譚振飛

學術主持:丘新巧

參展書家:

陳春輝 陳明之林峰龍友馬超

龐現軍 尚天瀟 舒鳴 譚文選 唐楷之王客

吳善貞 蕭慶祥 熊曦 楊建虎張海曉

張潔明 張利安 張雄華周峰 諸明月

龐現軍

PANGXIANJUN

龐現軍 別署耕夫。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。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書畫名家陶刻高研班負責人,無錫市政協委員,宜興市書法家協會主席,南京書畫院特聘書畫家,江南大學書畫研究所研究員。2011年被中書協授予“優秀工作者”稱號,2018年被中書協授予“書法進萬家先進個人”稱號。作品被南京博物院、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,中國文字博物館等單位收藏。

書法藝術的加法和減法

龐現軍

提到書法藝術學習,我想到兩個關鍵詞:一個是“加法”,另一個是“減法”。在此求教于各位方家。

所謂加法,就是指在我們的本來面目、原有基礎上所增加的部分。有一種觀點認為,書法藝術的學習如金字塔,底部是技術,頂部是書法家的才學積累與涵養性情。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。但前提是,你要獲得一定的技術含量,達到一定的技術水平。從形式美的角度而言,筆法功夫是首要的,筆法則來自于用筆。古人論書,常以用筆為先。東晉衛鑠說過:“夫三端之妙,莫先乎用筆;六藝之奧,莫重乎銀鉤”,在此基礎之上,才能談一個書家的才華表現與文化內涵。

怎樣獲得一定的,甚至是比較出色的技術水平呢?答案很簡單,那就是不斷地學習。眾所周知,古代每一位大書法家都有勤學苦練書法的故事而廣為后世流傳。這種學習,就是崇尚經典,透視經典,立足于當代,復活于傳統,取其精華,為己所用。在此可用各種形象的語言來表述人們的學習行為,可以說苦讀,可以說學習師友與時賢,也可以說借鑒,是“偷”,亦是“搶”。我個人覺得最后一種說法似乎更貼切,將學習者的如饑似渴表述得如此充分。有句話說“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”,在此可貶義褒用。我們學習的碑帖中,有的開門見山、直截了當,比較容易入手;有的則曲徑通幽、宛轉曲折,不太能夠掌握其精華。再說,當代的書家名家,有的會傾囊相授,有的秘不示人。此時,我們也不妨從那些高級做賊的身上,學習他們的“惦記”功夫,發揮“惦記”的韌性與狠勁,反復學習。學習愈深,則自創亦愈高。

在書法學習中,要找準古代碑帖,定位當代書家,抓住自身感興趣的點,由點到線,再由線到面,下足功夫去學。這比不斷轉換學習方式更有效果,所謂站得高,潛的深,深度的重要性應該遠遠高于廣度。學書,其實就是一個不斷做加法的過程。因為臨習古人書跡并不只是一種學習手段,而進一步可成為發掘創作源泉之途徑。我們在創作的時候,有些感覺是光練字所不能抓到的。那么就要學習筆法,學習線條,學習章法,了解不同毛筆的屬性,再掌握墨法。用盡一切辦法與力量去學習別人的長處,學習他們的獨家秘笈。

書家工夫在書外。書法是精神的產物,要想在書法上有所成就,就不能局限于書法。相反,書家的精神狀態和文化修養顯得尤為重要。這就要求博覽群書,讀書多,積理則富,氣質自雅,書法作品才會出神入化。正如黃庭堅在《山谷題跋》中言:“學書要須胸中有道義,又廣之以圣哲之學,書乃可貴。”從浩瀚的書海里,我們可以更多地了解周圍,開拓胸襟,提高思想境界,陶冶高尚的情趣,并通過熟練的技法以不同程度的將此表現到紙上來,從而獲得字外之趣。

其實做加法的學習態度還可應用在其它領域,比如收藏。古時的書畫大家都好收藏、精鑒定,因為藝術s創作是“手”,收藏鑒定是“眼”。書畫收藏之道“進可治學,退可自娛”,我認為藏品帶來的最大益處,無疑是精神上的愉悅和心靈上的滿足,啟發人們智慧和靈感,甚至可引導人們進入更高的思想境界。這種心理上的回報,要遠遠超過金錢上的回饋。而欣賞的過程,是欣賞者根據自身的生活體驗,對中國傳統書畫表現出來的藝術美的感知和理解,并由此引發出來的想象和聯想,進而與作品產生共鳴,使精神生活得到陶冶和升華,最終化為使人健康向上之動力。要使自己的書畫達到較高水準,就必須品鑒藏品,對其加以研究。從認識作品的內容、題材、形式、章法、結構、造型等方面入手,繼而研究作者用筆用墨的特點,最后對作品的意境、氣韻、情感和風格做出評價。書畫的鑒賞研究之所以極具魅力,就因為它是一個不斷求知的過程,此時積累的經驗是為追求更高的眼力作儲備,其自身的書畫水平也獲得更為豐富的營養。

在達到一定程度之后,我們就應該進入書藝的“減法”階段。減什么呢?我認為要減掉兩樣東西。

第一,減掉書法主體中的負面因素。這些負面因素包括負面目的和負面情緒。所謂負面目的,就是學書目的不單純,寫字不純粹,有功利色彩,即名和利的考量。所謂負面情緒,往往表現為畏難情緒和自滿情緒。面對不熟悉的字體、環境,學書人容易畏難。面對自己反復學習過的熟帖熟碑,學書人又容易自滿。這兩種情緒都會影響我們的書藝修為。其實,學書就是不斷剔除雜念的減法,放下對外在物質的執著與憂慮,讓藝術回歸于寧靜與簡單。

第二,減掉時風。各種藝術同時都是一門學問,都有無數年代所積成的技巧。習書者應以冷靜的思考,理性的分析和審美的眼光去品讀書法藝術。進入二十一世紀后,書法呈現出一種多元化的發展態勢,使得不少書家以個性的張揚和打破傳統為目標,盲目跟風,守不住自我,而最終被時風所淹沒。對于書法時風,我們應采取超然與疏離之態,不屑于遵從名利場的邏輯來看待書法,而是把書法作為一種精神的自娛和遙慕古賢翰墨運思的方式,穩扎穩打,一步一個腳印地去學,悉心研究,仔細揣摩,使得個人面目在自然而然中得到彰顯。

書法是一種痕跡,是個人精神的一種外化。時風并不是個人的真情實感,率然而為的作品并不能體現作者性情的真實。元代趙子昂認為“用筆千古不易”,這不易的“用筆”,并不是用筆的方法,而是指產生這些用筆方法的原則。每一位書家因性情、氣質、學養、審美取向的差異,都對用筆方法有著不同的感悟和取舍,都在不同程度上運用著相同或不同的技巧,巧妙而精到地運用著筆法,進行著勢的構筑和意的營造。

總之,在書法學習中,先做到加法,尋找古人,再做到減法,尋找自我。在古人和自我當中,我們最終才能尋繹到一些被古人反復強調過的名詞,比如“性情”,比如“筆性”。收獲了性情和筆性,做到筆隨我意、我順筆性,技進乎道,藝通乎神,在用筆中獲得了自由,也體悟到極大的自在。

持山聯 180cm×40cm×2 2018

此處安心 133cm×25cm 2018

花卉四條屏 45cm×15·4cm 2018

鳥石 133cm×25cm 2018

齊白石詩 90cm×28cm 2018

齊白石詩 133cm×35cm 2018

前賢詩 70cm×35cm 2018

前賢詩其一 70cm×30cm 2018

宜興洗硯堂訪陶記

吾昔讀東坡先生《楚頌帖》云:吾來陽羨,船入荊溪,意思豁然。如愜平生之欲,逝將歸老,殆是前緣。陽羨即今之宜興,想其山川形勝,心猶向往也。

戊戌三月,適往常州,雪堰明波兄驅車數百里來會,曰:宜興咫尺之間,現軍兄居此,何不往畫溪觀東坡蜀山之勝乎。乃電話問現軍兄,兄曰:來。

山水江南,流麗如畫。況乎春之旣暮,萬樹深蔭,城郭村野錯雜於靑綠間,如觀仇十洲長卷,不覺道途之遙也。頃至宜興,現軍兄之洗硯堂在鬧市中。吾昔應屬曾作一聯云:臨窗古硯收秋露;洗雨靑山對畫堂。觀此前後,靑山似非眼前。然則古人謂,心有南山,則魚市亦南山矣。心有靑山,遠近c無妨耳。

門虛掩,不叩而入,現軍兄適課徒。座中尙有一客,?而清,捧一壺正奏刀,見人來,僅輕頷首。主人則起而迎,曰:至我新館喫茶。

新館與前店連,二百平許,三層。前後間僻一小院,置諸木石奇樹。自石徑步入,館中陳列清簡。多為主人書畫製壺。現軍兄善書,自不待言。墻上大寫意花樹鳥蟲,筆墨絶痛快。吾異之,賞之再三,謂主人曰:孰知兄乃眞畫家也。主人則曰:洗硯水耳。又觀其架置壺盞,供春大彬皆悅目,壺上刻字作畫,一一為主人手製,其生動巧妙,了無匠氣。明波兄謂此皆主人自刻也,胸中有隸篆楷草,有十方山水,刀下固無礙也。

主人搜得一冊《龐現軍刻壺》相貽,曰:書畫刻三者鎔於一端,余所自珍也。

明波兄曰:兄自遠方來,何不寫一二壺,教現軍兄刻了存念。吾欣然,就案上筆墨,書二聯,幷作一梅一菊。

又閑話一二,天將暮,窗外竹影婆娑。主人曰:東坡有無竹無肉之句,旣有竹,豈可無肉,出門喫飯。

將出,見其攜一水甁,問之,曰:茅臺六斤,飲盡始歸。

至飯店坐定,席上七人,早間刻壺客也在,乃西泠印社江陰人費加龍也。吾自嘆:慘也,今夜必醉倒他鄉矣。

幸主人知量,觥籌交錯間,吾獨小酌,飲罷,竟不醉。歸至洗硯堂,女主人猶於燈下製壺。吾等則飲茶説話。談至刻壺事,主人仗酒興,取吾所作,手起刀落,頃刻間梅菊刻就,一枝一葉,神采盡見。復以吾所書“能醒混沌不輸藥;欲道甘辛已出禪。”之句示單雙刀法。吾欲效之,唯刀不盡意,粗刻一字而罷。辛字以下,雪堰明波兄手筆也。

茶欲散,主人道,明日引君觀《種橘帖》碑與東坡書院。

吾則曰:此身固閑雲野鶴,自來自去。兄如客氣,去歲吾所撰之聯,應書之掛起,纔算了卻吾等一段雅事也。主人大笑。

越旬月,壺寄至。現軍兄曰:他日或再來。噫,東坡因蔣單二氏,乃有卜居之事。吾時思戴,豈敢不欣然命駕乎?

陳楚明四月廿六日於廣州

日課 30cm×20cm 2018

蘇東坡文 70cm×45cm 2018

王維終南山 90cm×28cm 2018

吳昌碩詩 70cm×27cm 2018

吳昌碩題畫詩 35cm×70cm 2018

吳昌碩題秋葵鳳仙 70cm×27cm 2018

吳昌碩陽羨詩 25cm×35cm 2018

習齊白石聯 70cm×28cm 2018

長江好竹聯 133cm×35cm×2 2018

相關書畫知識: 蘇州  

 魯中書畫藝術網推薦內容載入中…… 

 載入中…… 
'; diag.OnLoad = function(){ diag.setSize(show_width,show_height); }; //diag.OKEvent = function(){diag.close();};//點擊確定后調用的方法 diag.show(); }
山東阿帕龍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
©www.fwpsc.icu All rights reserved  (ICP)  
Apalong php-b2b 行業網站基礎系統

頁面執行時間:0.073147058486938秒

將本站加入收藏夾  將本站設置為首頁